在线视频,图片,小说

靠打麻将干了梁咏琪

时间:2020-01-17

 离开了大陆,因爲我们家搬到了香港,虽然暂时没有机会干到那四个美女不过也有新猎物到手,这就是梁咏琪,具体情况是这样的。  我家就住在富人区的一个别墅 ,就和梁咏琪住的房子挨着,虽然现在她已经过气了,但是当年在我性啓蒙的初期,她清纯的面容还是让我很喜欢的,虽然她和姐姐一样没胸,但是她有高挑的身材,长腿和肥臀,这两样是姐姐没有的,还是比周迅姐姐稍微多些看头的。  不过在大陆的时候我也并没想过干她,只是现在到了香港,她就住在附近,机会这麽好,而我因爲之前干的都是女星,所以现在不是女星根本没办法满足我的征服感,而且之前征服了袁立,让我知道就算是外国男人,我也不一定会输,还多了想争胜的想法,就这样,我动了想肏她的念头,她现在也不红了,而且嫁人了,老公不在家的时候,她常来我家打麻将,一来二去的,大家就熟了,梁咏琪是很喜欢我的,不过是把我当小孩子的喜欢,而我却在想着,不知道她的丈夫能不能满足她,要是不能的话,就让我来满足吧。  后来我发现,她丈夫其实很花,经常在梁咏琪不在的时候带女人来,而且还经常的不在家,既然这样,梁咏琪怎麽可能会满足呢,果然,有次我去偷窥,看到她正在自慰,太好了,找个机会把她办了,没準她不但不会生气,还得感谢我,就这麽办了。  后来有时她过来,我家人不在,我就想办法教她双人麻将,也是爲了以后要做的事做铺垫。  一般我都故意输给她,让她还愿意和我玩,要是老赢,她不来了我就没机会了。  有时候我会找借口,玩玩脱衣麻将,她始终把我当小孩子,以爲被看看也没什麽,而且毕竟也不红了,还有人愿意看她的身体,其实她心 还是有高兴的,不过最多脱到三点就不肯脱了。  这天她又来了,我已经快忍不住要肏她的欲望了,而且今天父母出门,晚上不会回来,实在是实施计划的最佳机会,于是决定下手,那天梁咏琪穿着一件连衣裙外面套着一件毛衣,包得密密实实。  着她的样子不断暗笑,想一会儿就把你剥得光秃秃的,看你还神气甚麽。  她本来是来找我家人打麻将的,结果家 就我一个,我俩就玩二人麻雀,开始还是那样,我输多赢少,后来我借口说这麽玩没意思,提出要玩钱,梁咏琪见自己有不少钱,又认爲我是小孩子,玩钱不会有多高明,就先批评道小孩子不应该玩钱,又转弯抹角地说只此一次,下不爲例。  这个蕩妇,还以爲自己聪明,想赢我钱,一会我把你人都赢过来。  我暗地 笑破肚,表面却无动于衷。  好像我陪她玩一样。  这时我才拿出真功夫,玩不到几圈,梁咏琪已输了大半钱,这时我刚好接了个电话,我故意大声讲电话,让她知道我就要出门。  果然她一见我要走,就着急起来,她知道我一定不肯把钱还她,于是便急着把钱赢回来,要求加大赌注。  这正中我的下怀,我欣然同意,又要求玩二十一点,说这样快点,因爲我要出门。  她输起钱来还真天不怕地不怕,没几把她已经把钱输光了,我见她失魂落魄的样子,暗暗好笑。  她还想耍赖,要我把钱还她,我当然不肯。  见她急得要哭的样子,我知道机会来了,便说你可以拿首饰和衣服当钱,每样当二千块,她还有点迟疑,我又装着要走,再说以前也不是没玩过脱衣,可能她看我看到她三点时也没什麽反应,所以也就不多想了,连声同意,她拉着我弯下身来,屁股摇得高高的,像个淫妇似的,要知道当时我是忍得多费劲才不勃起的。  我故意和她拉拉扯扯,乘机摸她几下,她也没注意那麽多。  见到梁咏琪被我玩弄在手中,我心 得意极了。  以我的技术做庄怎麽可能输钱呢,于是又玩了几把,梁咏琪已经输光了首饰,把鞋子、丝袜和毛衣都输给我了。  我见她迟疑着要不要赌下去,便说衣服可以当五千块,她一下子答应了,还怕我反悔,我算準了若她赢了肯定要回钱而不要衣服,她以爲走之前我一定会把衣服还她,只不过她不知道还是会还,不过要等我上了她再说。  果然不出所料,梁咏琪一赢就要回钱,一输就脱衣服,没过几把,钱非但赢得不多,还把连衣裙和束腰输了给我,身上很快就脱得剩下奶罩和底裤了,她还没发觉,一个劲要我发牌,我见春光无限,当然有多慢发多慢,看她慢慢脱才过瘾,而且脱太快我也怕她会起疑,见到她竟爲了钱在比她小的我面前脱衣服,我高兴之馀又有些歎息,然而这场脱衣舞太刺激了。  见到自己已到了最后底线,梁咏琪又开始迟疑了,毕竟原来也没脱光过,再脱下去自己便光着身子了,一见如此,我决定开始办正事了。  我对她说我拿赢回来的三万块钱和所有衣物,赌她的奶罩和内裤,又说服她说输了最多让我看见她的身体,赢了她便可以走人,也许是输红了眼,或者把我当对女性身体有好奇的小毛孩,她竟然同意了,我几乎要高兴得跳起来,表面仍然装着因爲时间而让步。  不用说,会出千的我怎麽可能会输呢?不过梁咏琪却惨了,起初她不肯脱,还企图以长辈的名义要我把东西还她,不过我硬是把她的奶罩和内裤剥了下来,一来她不够我大力,二来她又不好意思和小孩子耍赖皮,于是一丝不挂的她拚命缩成一团,尝试遮掩自己的身体,老是露出阴毛和乳头,她害羞得脸也了,看到她那雪白高挑的身体,我的老二快要破裤而出了。  梁咏琪的胸部不大,这也导緻了并不会有明显的下垂,而且屁股很大,摸上去肯定特弹手。  接着我又进行下一步的计划,我大笑着捧着赢回来的钱和东西要走,梁咏琪急得要哭了,可是她又不肯在我这的小孩面前掉眼泪,这时她也顾不上遮掩自己的身体了,忙拉着我的手不让我走,这时一屋春色一览无余,浓黑的阴毛,浑圆的屁股,修长雪白的大腿,我看得直吞口水。  而我仍不动声色,打算彻底玩弄她,我说你什麽都没了,还想拿甚麽玩,梁咏琪也说不出话来,只是不让我走,我故意和她多拉扯几下,她的奶子和身体免不得碰到我,她的脸更红了,但她也顾不上那麽多。  我看时机到了,便说有一个折中的办法,一把定胜负,她赢了便拿回所有东西,输了只要陪我玩一个游戏便行了,花不了多少时间。  而东西照样还她,她一听眼睛又亮了,大概她以爲小孩子想不出什麽危险东西吧,又可无偿拿回她的东西。  她马上同意了。  看到她上钓,我高兴极了,她也因爲可以拿回东西而高兴。  结果当然是她输。  不过她也不大担心,只催我快玩游戏,好拿回自己的东西,而在我耳 ,就好像叫我快点肏她一样。  我自然当仁不让。  我叫她趴在床上,把双腿打开,这时梁咏琪大概已经是输迷糊了,竟然完全意识不到这样的姿势就把整个屁股和浪穴露在我面前了,也许她自己也意识不到,那姿势和一个等待男人肏的蕩妇一模一样,我看到这 ,几乎要失控了,不过我勉力克制住自己,要她数一百下,之后便来找我。  当然她不可能数完一百下。  梁咏琪笑了,她本来以爲又要干什麽令她羞耻的事,她的戒心一下子没了大半,本来她对我开始有防备,现在我在她心目中又变回了小孩子。  于是她开始转过头去数数,我也就在她身后脱衣服,我衣服脱得特快。  也许是高兴吧,梁咏琪数得特大声,她的声音很好听,在我耳 ,这些就是悦耳的叫床声。  梁咏琪没数完三十下我已经脱光衣服,悄悄来到她背后。  梁咏琪还一个劲地在数数,于是我蹲下来慢慢欣赏她的浪穴,那个又肥又圆的屁股,真是让人忍不住,我决定来一次粗暴的。  好好给她一个惊喜。  在梁咏琪数到五十下时,我突然一下子把梁咏琪拉下床,对着她的浪穴,狠狠插了进去。  我动作太快,她在被我插入时还露着笑容。  没想到梁咏琪身爲女明星,竟然这麽不经肏,我刚插进去,还没动梁咏琪竟然就晕了过去,看来是太久没被肏过了,这突如其来的剧烈疼痛让她受不了了,但是我性趣正旺,怎麽可能就此罢手,又怕把她干坏了,于是就慢慢的抽插着。  到底是蕩妇,只是一会儿的功夫她就醒过来了,意识到被强奸了,不禁手足无措,而且疼痛让她也没什麽力气反抗,嘴 直叫道:「不要!求求你!快拔出来!啊!好痛!快拔出来啊!啊…」  这是本能反应,可以理解。  我心想,不要,等我把你干爽了以后,恐怕你还得求着我干你呢。  她虽然拚命想转过身来,但两只打开的手被我按着,只能拚命摇动屁股,想摆脱我的抽插,她的浪穴比想象的要紧,把我的鸡巴包得紧紧的,干起来感觉特好。  我兴奋极了,拚命抽插,梁咏琪也不断惨叫,后来她镇定下来,知道我花那麽多时间诱她上鈎,不会轻易放过她,于是她想用我妈来威胁我,一边哼叫一边说她是我的阿姨,比我大一辈,我和她做爱是乱伦,我就说你和我又不是亲戚,算什麽乱伦,而且我姐姐比我大那麽多,你比她还小两岁呢,再说,她也我干了啊,我你这样的美女只被一个人干才是浪费。  她又说强奸是有罪的,我这样做要坐牢,我差点笑得说不出话来,我说:「衣服也是你自己脱的,要是我硬扯下来的,怎会连个扣子都没掉,怎能说是强奸啊,不明摆着你诱我嘛?说强奸,谁信啊?」  梁咏琪有些绝望了,也再说不出话来,因爲浪穴给我插得疼痛不堪,只能连连惨叫,只是力气越来越小,而她上身也被我按住,只能乱摇屁股而已。  到后来她有点认命了,只是象徵性摇着屁股,嚎哭也变成抽泣,我看她的浪穴越来越湿,淫水都顺着脚流到地上,知道她想要了,就把她转过身来,把她的脚叉开擡起来,面对面地抽插。  梁咏琪已经不大反抗,只是闭着眼睛抽泣。  梁咏琪的胸部虽然不大,乳头倒是不小,而且顔色很漂亮,我就一直捏着她的乳头来回转,而且下面也不停的抽插着,到后来梁咏琪的屁股也开始一上一下配合我,我大笑道:「小浪货,不是说不要吗?怎又配合得那麽好?看看你那骚穴,淫水都流地上了。」  梁咏琪脸更红了,眼睛也闭得更紧,只是屁股仍然不自觉地跟着节奏摆动。  我有意要她张开眼睛,而且她不开口浪叫也让我有气,于是我把阳具拔了出来,等着看好戏。  梁咏琪正在享受中,一下子没了我的东西,好像整个人空了一般,她奇怪地张开眼睛,却一下子看到自己张开大腿,屁股还在一上一下摇动,身体四脚朝天地半躺在桌上,我却在一边似笑非笑地望着她的浪穴,看到自己淫蕩的样子,她不禁惊叫一声,忙合上腿,直起身来坐在桌上,双手又捂着奶子,上不知如何是好。  只是眼睛一打开,便不敢合上了,她怕我又会做甚麽,但是又不敢望我那高高举起的老二。  于是我们俩人便光着身子互望对方。  梁咏琪毕竟是蕩妇,就这样过了会儿,少了我的阳具,她只觉下身越来越骚痒,开始她夹着大腿不断摩擦,但下身的痒越来越难忍,淫水越流越多,桌上也留了一大片水渍,到后来双手不得不从奶子上转移到浪穴,可能梁咏琪平常没试过手淫吧,双手在浪穴上摸了半天,但骚痒却越来越厉害,她双手着急地在浪穴上乱掐,嘴 也开始“嗯嗯”地呻吟起来。  那时她仍有些害羞,不愿让我看见她的奶子,于是她向前趴下,把一对奶子贴在桌上,但这样子却使她看起来像只母狗一样伏在桌上,头和脸贴着床,雪白的屁股高高擡起,双手不断在浪穴上乱按。  梁咏琪的神智开始给性欲占据了,她嘴 越叫越大声,她自己可能也料不到会叫这麽大声,简直是忘情地浪叫。  我看得性起,马上回房拿了个数码相机,把她那样子照了下来,我知道这几张相片以后还可以给我带来大把甜头。  照完相,梁咏琪还在那 自慰个没完没了。  看来平时她老公没把她喂饱,现在一次性全爆发了。  我突然觉得有点对不起梁咏琪,一个良家妇女,出落得那麽漂亮,而且好歹当年也是个玉女明星,现在却被我搞得连母狗都不如。  于是我决定补偿一下梁咏琪,让她好好过过瘾。  我把梁咏琪抱起来,她连反抗的空閑也没有,双手忙着自慰,我怀 躺着一个光着身子的美女,一只手抓着柔嫩的屁股,一只手揽着温香的背,这不是一般人可以想像的兴奋。  我把梁咏琪放到床上,梁咏琪早已全身无力,我先把梁咏琪的手从浪穴上拿开,她马上难受地叫起来,我又打开她的双脚,在浪穴上轻轻地吹气,梁咏琪更加难受了,她痛苦地将身体扭来扭去,淫水也更加泛滥,我看是时候了,就问她:「要不要?嗯?」  她似是而非地点头又摇头,于是我又在她浪穴上吹气,她忍不住了,涨红了脸,小声说:「要,要。」  我乐极了,又逗她说:「说大声点,你是不是小淫娃?」  她的浪穴已经骚痒到了极限,现在她再不顾甚麽玉女的仪态了,连声呜咽着说:「是是……我是……小淫娃……快……快插……快插……求求你……用力插……插死我吧……求求你…我要……快插我啊……嗯……呼呼……」  我还有意再逗她一下:「你刚才不是说不要吗?现在怎又要了?小淫娃,还敢把我看成小孩子吗?」  梁咏琪痛苦地扭着身体,断断续续地说:「不是……不敢了……我要……我错了……嗯嗯……呜…啊……求求你……插一插……插进来……插进来……你要怎样插都行……啊……好难受……给我……求求你……」  我决定大干一场了。  于是我把梁咏琪的屁股擡起来,将鸡巴对準她的浪穴,梁咏琪十分配合地把双腿张开,可能是饑渴过度,她的腿张得快成一字马了,我笑道:「还真是名副其实的小淫娃,腿张得真开,别人可没那本事。」  梁咏琪脸红了一红没讲话。  于是我不再客气,鸡巴狠狠的插入了她的浪穴 ,梁咏琪大叫一声,手舞足蹈起来,只是之后她又马上由大叫变成了哼叫,我又有气了,于是狠狠地揉搓起她奶头来,又在她奶头上又搓又拉,梁咏琪痛得大叫起来,不过这一来她就合不上嘴了,嘴 一直浪叫,梁咏琪不愧是当明星的,叫床都比别人强,不同于一般的啊啊声,梁咏琪叫床声不但悦耳,也多元化:「啊……啊……好……嗯……哎呀……好……不要……喔……唔唔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要……要哇……好哇……哎求你轻点……啊啊……插死我了……啊……我要死了……唔……不行了……不行了……要去了……呀…唔!」  话说回来,梁咏琪性能力较弱,不到半小时已洩了三次身,还晕了一次,只是我还有大把能量剩,不能就此放她走,梁咏琪虽洩了身,却更加浪了,她已经给我肏得神智不清,但是还不断浪叫,我们在床上也换了姿势,梁咏琪躺在床上,我托着她的腰抽插。  没多久,梁咏琪又高潮了,脸上露出销毁的表情。  她的屁股拚命乱颤,叫声也惊天动地。  没插多几下,梁咏琪摆了几下屁股,又洩了,她的阴精已没有之前那麽多了。  梁咏琪洩完身,整个人都软了,躺在床上又晕了过去。  我却还十分苦恼,只好慢抽慢插,把梁咏琪渐渐又弄醒了,梁咏琪一醒,我乾脆把她整个人抱起来插,梁咏琪情欲又来了,她又开始浪叫:「唔……唔…啊……好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好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  也许是贪享受,她的叫声没那麽多变化了,只是随着我的一抽一插有节奏地叫,屁股上下摆动,身子却没力地靠在我身上,她的两个奶子十分柔软,靠在我胸前时我人都酥了,于是我更加兴奋,抽插也更加卖力。  没抽多几十下,梁咏琪又去了,整个人抱着我不断喘气,我却还要继续抽插,此时梁咏琪有气无力地哀求道:「我不行了,不要再来了,我要死了……呼……呼……」  虽然她嘴上这麽说,她的屄却出卖了她,她双手抱紧我,屁股也仍机械性地在摆动,我说:「嘴 说不要,怎麽还把我的鸡巴夹那麽紧……你这浪货……多久没碰过男人了?你这母狗,看我怎麽教训你。」  梁咏琪现在哪还有半点羞耻心,她对我越抱越紧,屁股也加快节奏摆动,看来她又要洩了,我哪有让她那麽便宜就到高潮,一下子把鸡巴抽了出来,梁咏琪刚快到高潮,身体 却没了我的棒子,那份难受就别提了,只见她双手拚命找我的阴茎,嘴 又哭求到:「别,别……求求你,好哥哥,求求你,插啊……亲哥哥……插我……唔……求求你……你要怎样都行……呜呜……求求你……插我…啊……干啊……”想不到身爲玉女明星的梁咏琪嘴 竟说出这麽贱的话来,我真后悔没把她的话给录下来,看她那可怜样我心又软了,我把她的脸按到床上,高高擡起她的屁股,让她又像只母狗般趴着了,我对着她我肉穴又开始毫不怜香惜玉地猛抽猛插,梁咏琪马上好像複活了般大叫起来,而我却不再手软,抱着她软下去的腰继续猛肏,在我这样的虐待下,梁咏琪又叫得死去活来,在十几分锺内又洩了两次,第二次更晕了,我这时正快要到高潮,哪能让她像死狗般没反应,于是我不得不把她抱回床上,再慢慢抽插,一边揉着她的奶子,一边对着她的耳朵吹气,好歹把她弄醒,谁知她一醒便又大叫起来:「啊……啊……我疯了…不行了……啊……啊…我又要去了……好哇……亲哥哥……再来……」  我见如此,也一鼓气加快速度抽插,梁咏琪声音也史无前例地大,叫得声音都有些沙哑了,最后我龟头一阵动,一股精如山洪般射在她浪穴 ,而梁咏琪让我的浓精一烫,也洩了,躺在我身边昏了过去。  这一仗从下午两三点干到日近黄昏,梁咏琪也洩了七、八次,混身上下都是自己流的淫液和阴精,样子淫蕩不堪,而我由于她经常的高潮,所以总是要慢慢的肏她,竟然破了记录,连着干了她两个多小时,当射出来的时候好像脑子都没了。  我望着身边的睡着的梁咏琪,只觉越看越可爱,我知道要使梁咏琪完全对我百依百顺单靠床上功夫是不行的,我决定连她的心也赢取。  我温柔地摸着梁咏琪的身体,轻轻地吻她,没多久梁咏琪醒来了,见到自己赤裸裸地躺在我身旁,马上想起刚才的事,本来已被我干得泛白的脸马上变红了,她背过身去嘤泣起来,但是却没有抗拒我的拂摸,我轻声地不断安慰她,她却越哭越大声了,现在我们的身份好像调转了,变成我这个年龄小的亲哥哥在安慰她这个“小妹妹」。  过了一阵子,我不大耐烦了,一把把她抱过来,吓她说:「是不是要我再干你一次才听话?」  这招果然灵验,梁咏琪由大哭变成趴在我胸前抽泣,我说:「刚才你浪成那样,準是平时你男人没能满足你,没关系,以后只要想要就来,我会满足你,在这 做个快活人算了。」  梁咏琪给我说中要害,顿时沈默不语。  我一看真奏效了,又连连说些甜言蜜语,同时又说:「你现在是我的人了,跑也跑不掉,我手上还有些相片,要不听……」  在我的威逼利诱下,梁咏琪终于屈服了,她虽然不说话,但已伸手抱着我的腰,我知道她是我的了。  天已开始暗下来,我叫她今晚在我家过夜,她迟疑了一下同意了,于是她赤着身子下床拿电话,我乘机又摸了摸她的奶子,谁知她一动就叫痛,我问她哪 痛,她红着脸说下身,我笑道:「是不是小浪穴啊?来让我看看。」  她还有点害羞,不肯打开腿,我笑说:「刚才把腿张那麽大,又忘啦?」  她嗔道是我设局害她,我又笑道:「没我害你,你哪能叫那麽浪。」  最终我还是要扒开她的大腿,只见原来粉红色的浪穴已给我插得又红又肿。  我把手指在裂缝上摩擦了几下,梁咏琪人又软了,口 也开始哼叫,看来梁咏琪还是给人干得少,太敏感了。  我笑说:「现在先别发浪,晚上再好好调教你。」  梁咏琪脸又红了,但她没说话,只是一下床她就脚步不稳,看来是给我干得脚软了。  我忙扶住她,笑道:「小淫娃,连离开床一下都舍不得啊?」  现在梁咏琪已对我百依百顺,我说什麽她都不回嘴。  我回客厅拿了手提电话便回到床上,看着梁咏琪一丝不挂缩在我怀 打电话说不回去睡,真是别有一番乐趣,晚饭自然是梁咏琪做的,我故意不把下身的衣服还给她,看梁咏琪只穿一件毛衣,白屁股一晃一晃的样子,我有种莫名的兴奋。  吃完晚饭,洗完澡,自然是要再温存一番,只是刚才梁咏琪是给我霸王硬上弓,现在却是半推半就,一番湿吻和揉搓,梁咏琪已开始发情了。  我抱着梁咏琪又放在桌上,她的毛衣还没脱下来,不过下身却赤裸裸的,雪白的大腿八字形打开,红通通的浪穴又有些湿润了,梁咏琪看来还有点害羞,不过我知道,她一开战就发浪的。  谁知我的鸡巴一插进去,梁咏琪便连连惨呼,插了几下,虽然她的浪穴已开始流水,不过梁咏琪还是叫痛,我见浪穴已开始充血,知道是下午干狠了,晚上干不成了,于是我决定插梁咏琪的后庭,但我故意不告诉她,我知道梁咏琪怕痛,而且她多少是个玉女明星,一定不肯玩变态的游戏,而我现在大鸡巴挺得我特难受,要插不成后庭,就算把梁咏琪干死也要干她浪穴。  而且现在正好给梁咏琪上多一课,让她对做爱有些新观念,以后我就不找她,也会自动送上门来让我玩。  那时梁咏琪不知如何是好,虽然心 想给我插,可是我一插她又痛。  我见如此,便说:「我帮你自慰,不会很痛。」  梁咏琪一听又想起下午的事,脸又变得绯红,看来她连自慰都有些抗拒。  我乾脆不管她的抗拒,一只手到她毛衣内,翻开她的奶罩,不断揉搓她的奶子和奶头,一只手在她两腿间轻轻摩擦,很快梁咏琪的呼吸急促起来,口 也开始呻吟,这次她的叫床声有了进步,越叫越柔媚入骨。  梁咏琪叫得越来越浪了,不顾一切地大叫: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好……好痒……好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  她的浪穴也流出越来越多的淫水。  梁咏琪忍不住了,又哭又叫:「求求你……亲哥哥……好哥哥……唔……插我……帮我我难受死了……求你插小淫娃……啊……唔……」  “可以啊,不过白天只顾着干了,都没好好看你的浪样子,来,转过身来让我看看。」  她忙不叠地转过身来,手还在阴部上揉搓,我笑骂道:「看你那淫样,该把你现在那样子照下来,派给你的粉丝看。」  梁咏琪似乎已神智不清,还一个劲说:「好好……亲哥哥……快插我……快肏我,你要怎样都行啊……快肏我……」  既然这样,我也不客气了,一把抱起她的屁股,大鸡巴抵着她的后庭,一下子送了进去一半,梁咏琪哪 料到我插的不是浪穴,一下子杀猪般嚎了起来:「啊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插啊……插前面……痛死我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  她的后庭花还真紧,把我的鸡巴束得紧紧的,插起来感觉更好,我不管她的哭叫,一点也不怜香惜玉,只是一个劲地抽插,梁咏琪拚命拍打床铺,也继续惨叫:「哎呀……啊……痛死了……呜嗯……我不行了……啊啊……不行了……」  梁咏琪下午给我可能肏惨了,于是没几十下她就洩了,后庭花也流了些夹着血丝的淫水,插起来更加舒服,她开始适应我的抽插,惨叫也变成了浪蕩的叫床,只是间中杂着几声不要,没过多久她已晕了四、五次,但每次一醒就继续叫床,到后来梁咏琪的叫声开始弱了下去,脸也开始泛白了,屁股也不大动,只是她还是一个劲叫好。  梁咏琪又晕了一次,我开始着慌,怕真把她肏死了,于是我放慢速度,改爲一深五浅地抽插,又是掐人中,又是吻她,摸她……好容易把她弄醒,她一醒又浪叫起来,但又一边哭求:「嗯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饶了我吧……不行了……啊……我又要去了……不行了……啊……」  我这时也要到高潮了,我说:「你忍着点……我也要去了…」  梁咏琪还在哼叫,没几下她的屁股动了动,又洩了。  她又晕了过去。  我这时加快速度,猛抽猛插,对她的乳头大力揉搓。  终于龟头一阵酥麻,射在她肛门内,她被我的阳精一炙,也悠悠的醒了过来,伏在我怀 只是喘气……这天以后,梁咏琪有很久没来,这天元气大伤,吓坏了,不过我知道她迟早会再来,她忘不了跟我的这次温存。  一天我正在院子 晒太阳,只听一阵子按门锺的声音,跟着便听到梁咏琪的声音:「有人在吗?」  我一弹而起,一开门,果然是梁咏琪,她明显穿得性感多了,虽然衣服的领口没那麽低,但至少是露出一对白嫩的手臂,也穿了一条迷你裙,我妈还在房 没出来,叫我先招呼她,我乘机问她:「有没有带奶罩?」  她红了红脸没答话,但终于也摇了一下头,我乐极了,知道她是专程找我的大家伙来了,于是我又笑着小声说:「好嘛!一会儿便脱得快,你穿迷你裙也是贪这个吧,一扯下来就可以肏了……哈哈……怎麽……有没有想着我的大鸡巴?小淫娃……不,是小母狗才对……这可是你自己说的,还记得吧?」  梁咏琪更难爲情了,红着脸垂下头不敢说话,我又伸手到她裙下,把她的内裤扯下一截,在她的浪穴上轻轻摩擦,梁咏琪吓坏了,又怕惊动我妈,只能不断尝试把我的手退下来,但我哪有那麽容易放弃,吓唬她说要反抗的话,我现在就扯下她的裙子干她。  梁咏琪果然不敢再反抗,由得我在她下身乱搞。  我不断加大动作,由一只手指改爲三只,又在她浪穴 不断抽插。  梁咏琪经过我上次的调教,身体更加敏感了,没一会儿她便呼吸急促,双手不断隔着衣服揉搓自己的奶子,坐着的身子也变成半躺着,双腿越张越开,口 也轻声呻吟起来。  她怕我妈看见,哭丧着脸求我别再弄。  我知道再弄她就欲罢不能了,这时我妈的脚步声也响起来,我马上停止动作,梁咏琪却狼狈死了,她虽然马上坐起来,却来不及把内裤拉上去,只好夹紧双腿坐着,也不敢挪位,因爲她的裙子下面己湿了一大片,淫水都滴到沙发上了。  我妈见她脸色绯红,双脚夹得紧紧的,又坐直直的,还以爲她哪儿不舒服,在问长问短,梁咏琪支支吾吾地说没什麽不妥,我在旁边差点笑得合不拢嘴。  我妈知道我爱和梁咏琪开玩笑,也放下心来,但仍弯下腰来问多一次。  没多久,机会来了。  我妈要出去下,她叫梁咏琪留下吃饭,梁咏琪自然原来,只是她一边和我妈讲话,一边暗暗摩擦大腿,好在我妈也没发觉,我妈刚出门,梁咏琪就忍不住了,立即躺在沙发上自慰起来,双腿张开,手也伸进衣服摸自己的奶子,我不禁笑了:「不错嘛……小母狗。  在家练多久了?」  梁咏琪现在似乎已习惯了这个称号,一边喘气一边说:「唔……唔……啊啊呵……呵……快点……来……」  我看她那麽想要,心想她的浪穴八成一个多月来都没给人过了,看来梁咏琪还是挺专一的,并不滥。  我笑道:「想要吗?知道该怎麽做吧?」  梁咏琪果然听话,虽然骚痒难当,但爲了我的大鸡巴能插进她的浪穴,马上迅速地扒衣服,不一会便脱得光溜溜地,她坐在地上,叉开双腿,嘴 哀求道:「好哥哥……亲哥哥……插进来……求求你插一插小淫娃的骚穴……啊啊……」  我看梁咏琪的浪穴已準备就绪了,于是脱了衣服,把大鸡巴狠狠插了进梁咏琪的阴户,这次梁咏琪没上次那麽痛了,只是她开始还是喊痛,没一会她便浪叫起来,她爲了我插得用力点,叫起床来特别卖力:「啊……啊……啊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插死我了……好哥哥……插死我了……妈咪呀……插死我了不行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我要去了……」  这次因爲知道时间不长,所以只让她高潮一次就停了,这次成功调教玉女明星梁咏琪的经曆,更加坚定了我要多收藏美女明星的想法。  而下一个收藏品,正是通过梁咏琪搞到的。